feeling

挺雅致的小杯

我又多了一个你!皮卡丘!

羊肉串被我强撸了,凑活着拼一道美食吧,这酸奶还是一样的赞!

包子,我又来了!

菜品一般,环境很舒服,阳光照射进来蛮好

记录我第一次坐头把交椅,好开心!

接近4800杯,对我来说最好的战绩!

头一回开出这么红的宝箱!

谦虚……谦虚……


我是不是可以换工会?哈哈哈哈哈

皮质软沙发

        昨儿午间清洗茶杯,一旁同事调侃着,你这茶杯很心疼哦,我得意着说喝咖啡挺好,但遗憾喝茶就欠了点,添加着水很嫌麻烦。那你应该多准备几种杯子;那就更麻烦了;生活嘛,要有点仪式感才好!(这句话很流行,才会很走心吧)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今儿午间,跑去隔壁看电影,事后想想这也是某种仪式感。事先对着《无名之辈》、《毒液》、《格林德沃之罪》,与其说选择了《你好、之华》,不如说归咎于岩井俊二,我很吃导演这一套。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整个观影过程异常辛苦,好比业余选手跑了一场专业马拉松,又好似四十岁的身体体验了一场二十岁节奏的篮球赛。在影片快要结束前,乘着一片漆黑摸出影院,外面世界明晃晃刺射着眼球,让人不由得眩晕,使人稍稍留恋的唯有那能把人包裹的皮质软沙发,倘若今后午间办公室有人逗留,这里真是一个极好的、私密的休息地,花点小钱也是值得。


        我决定以后不在崇拜岩井俊二,即使他拍出过《情书》、《关于莉莉周的一切》、《燕尾蝶》、《四月物语》、《花与爱丽丝》、《瑞普·凡·温克的新娘》……这么一一数落,才发觉自己还很在意他。那也不成,谁叫他拍出了符合国人特有的文艺片,一样的拍摄手法,一样的情景变换,但不一样的气质味道。我从影片中读出了你对我国文艺青年的蔑视,你觉得我们都在装x,难道我们表现不好痛苦二字么?难道我们只配备用眼药水?难道我们就不能克服抑郁症这一世界顽疾么?


        太小瞧我们了,你多拍几条,相信周迅不会把悲剧读成缠绵的桥段,秦昊也不会把苦情演绎为一段奋斗史,胡歌喝着青岛啤酒说着也许连他自己都不懂的鬼话,让人记住的就是落魄不堪的他留着工整有型的络腮胡;杜江追着一个刚刚失去母亲的孩子,嘟嘟囔囔的只会说“回去吧,回家吧!”,不知道的以为在黑夜里招魂。

        

        我想说的很多,但更说想影院的皮质软沙发很赞。